廣告
文章
  • 全站
  • 文章
  • 論壇
  • 博客
高級
首頁 / 企業戰略 / 企業戰略管理 / 正文
 
廣告
 

中美貿易博弈的新拐點

現在所有人都已經意識到此次的中美貿易博弈本質上不是簡單的貿易博弈,而是美國要遏制中國崛起的持續策略的一環。
世界經理人專欄

許正

國內創新、轉型和變革領域的資深實戰專家。現任直方大創新中心創始人,曾任GE中國區副總裁/陜鼓集團副總經理,著有《企業轉型六項修煉》、《輕戰略》、《向IBM學轉型》、《工業互聯網》等暢銷書。

在幾天前的一次戰略研討會上,我的幾位客戶又談到了正在進行中的中美貿易博弈的最新進展。這個話題一直擾動著中國企業界的敏感神經,特別是和國際貿易以及技術進出口有關的企業家們,更是關心未來的走勢。

總體來說,現在的形勢比半年乃至三個月以前更加明朗。我對此做了一些小結,大家認為很有道理,所以在此也把它總結出來分享給大家。

當前的中美貿易博弈凸顯出兩個明顯的特點:

第一個明顯特點,中國逐漸找到了這次和美國進行貿易博弈的自身節奏。

如果說從去年開始的中美貿易博弈和摩擦,中美雙方在打打談談的過程里逐漸找一個平衡點的話,那么現在這個平衡點基本已經找到了。

尤其是中國現在找到了自身談判的節奏,甚至在某種程度上正在掌控談判的節奏。這從近期中國政府在談判中日益顯現的自信和明確的態度中可以明顯地看出來。

這源于幾個重要的因素:

·  首先是國內經濟因素

經過一年多時間的審視,政府逐漸對國內經濟狀況有了新的認知,加上對于包括出口、消費對等風險因素的消化,中國政府應該已經認識到對于抗擊中美貿易博弈,甚至更進一步的摩擦,中國的經濟是有一定的消解能力的。

中國當前經濟的內生因素所產生的經濟動能遠遠大于外生因素,即便在6月份對美貿易進出口大幅下滑10%以上的狀況下,對中國整個經濟的影響依舊是有限的。

而同時中國對歐盟的出口出現了穩步的增長,在一些大宗商品上,尤其是糧食交易這一中美貿易的主要領域,當逐漸放棄美國貨源之后,中國已經開始在烏克蘭,乃至俄羅斯建立了新的進口渠道,甚至大量中國的種植戶和農業企業已經遠赴俄羅斯和烏克蘭,通過租種土地來彌補這一長期糧食進口的缺口。

這一結構性的變化使得中國有了更大的談判籌碼,也使得極其關注美國中西部農村選民的特朗普政府倍感焦慮,這也是中國在談判中逐漸掌握節奏,并且取得主控權的重要原因之一。

此外,一方面,美國在科技戰中針對華為公司的打壓,并沒有讓華為屈服,而且因為華為的備胎計劃所帶來的關鍵芯片技術的應變能力,使得華為自身有信心渡過這場危機。

并且另一方面,華為創始人任正非在多個場合明確表態,他對中美貿易談判的進展乃至結果并不關心,他只關心做好自己的事情,這一表態一方面減少了中國政府對救濟華為的政治壓力,同時也使得美國政府打壓華為的交易型策略得以落空。

· 另外一個關鍵因素,是逐漸逼近的美國總統大選。

作為一個信守對選民承諾的民選總統,特朗普非常重視他所許下的要在貿易戰中戰勝中國的許諾,并且他也很關注他的中西部基礎農業選民對他的態度,顯然當前的局勢對他履行承諾,并且獲得基礎選民的支持非常不利。

在大選的壓力下,特朗普政府日漸焦慮,這也是在6月份大阪G20峰會上,他出乎意外地放低身段,愿與中國重啟談判的主要原因。

在本周二于上海剛剛結束的中美貿易談判官員的電話會談中,也能看到中國并不急于與美方達成交易,而是提出了平等對話的基本訴求,這也使得美方在談判過程中無法堅持強勢施壓的態勢。

縱觀這一系列博弈局面的變化,可以預見中美貿易談判將會成為一個長期的事件,甚至有消息透露出中國并不謀求在近期內達成貿易協議,最早可能的時間點甚至在今年年底。

隨著時間的消失,美國大選的臨近,美國談判代表的壓力會越來越大,特朗普政府尋求妥協的可能性也會增加,而中國自身經濟的韌性和當前經濟局面的可控信心的增強,使得談判的天平逐漸偏向于中方,這應該講是從去年中美貿易戰開始到現在為止雙方博弈立場最大的變化。

第二個明顯特點,是現在所有人都已經意識到此次的中美貿易博弈本質上不是簡單的貿易博弈,而是美國要遏制中國崛起的持續策略的一環。

這從美國政治精英階層甚至部分企業精英的持續表態中可以看的很清楚。雖然過程中的應激性措施帶有特朗普政府的隨機形式的強烈痕跡,但是這和美國精英階層系統性的策劃、遏制乃至阻斷中國高端產業發展和科技進步的系統性戰略計劃并不矛盾。

站在這個層面看,中美博弈既是地緣政治事件,也是地緣經濟事件,而中美貿易的摩擦和博弈僅僅是一個細小的環節。

在這里,一個基本的問題就是,即便是中美貿易能達成一致,中美關系可以像過去那樣繼續平穩互惠地發展下去嗎?恐怕沒有人會給出樂觀的回答。

更進一步的問題是,如果中美近期不能達成協議,甚至在談判過程中又出現更大的分歧和沖突的話,中美地緣政治乃至地緣經濟博弈會走向何方?

對此,美國的有識之士,那些對現有的鷹派立場持批評態度的商界、學界和政界人士最近也談到了一些自身的觀點。

剛剛由《人民日報》發布的美國知華派專家傅立民在美國的一次演講就透露出了他的重大擔憂。

在那次演講中,傅立民談到,在當前的地緣政治博弈中,美國正試圖尋求松綁對日本的軍事束縛,甚至在某種程度上縱容日本在釣 魚島上挑戰中國的領土主張底線,同時臺灣也覺得可以獲得一個無限額的美國空頭支票,因此也開始行走在更加危險的邊緣政策上。

在南海,美國也會同其他同盟國家不斷試探和挑戰中國的領土主權的底線。傅立民認為這些都是非常危險的舉動,甚至離一場戰爭的爆發僅一步之遙,而沒有人意識到這件事情的危險所在,甚至在鼓勵不斷地玩火。

作為美國遏制中國的一盤大棋,經貿摩擦只是這場龐大博弈的一個先導環節,國與國之間的博弈和交流運用的工具和方法非常之多。地緣政治的沖突和矛盾乃至軍事摩擦會否成為未來的高風險事件,每一個人都不應該對此掉以輕心。

在以上兩個總結和判斷之后,我依舊給出了我的三個具體的建議:

· 首先在技術、研發和市場開拓上,當今的企業要更多立足于本土市場,這已經是一個現實且必須的選項。

有一些企業對此沒有做好準備。中國龐大的內部市場和正在蓬勃崛起的新型的消費群體,提供了每一個企業現實的增長來源,對于那些長期依賴于海外市場或重點放在海外市場的企業來說,如何塑造品牌?在中國這個競爭極為激烈的市場中獲得生存空間,是必須面臨的戰略選擇:

如何創造新的縫隙市場?如何在復雜的競爭局面中進行差異化的價值組合,從而創造出新的客戶價值?這是戰略思考的新要點,也是研討會我們和大家探討的核心內容。

· 其次,要有選擇性的、測試性地開拓新的海外市場。

除了將一部分國內生產能力投資到南美、東南亞、歐洲等地以規避美國的貿易壁壘這一常規做法之外,還應在海外資源的獲取方面做一些進一步的布局,這和國家外交博弈的節奏相關,也和企業自身風險分散的資源投入策略相關。

· 最后,很多人不愿意聽到但是又是我多次強調的,那就是做好自身的B計劃和C計劃。

B計劃就是業務連續性計劃,當遇到關鍵的供應鏈、關鍵的市場,出現因為地緣經濟和地緣政治因素導致的波折之際,如何能夠使得業務不中斷,讓自身業務可以持續發展,這是B計劃的關鍵考慮。

在此有兩個關鍵點,一個是市場,一個是供應鏈。市場要進行一些多元化和梯度化的布局,使得自身的產品可以在不同的市場取得某種意義上的風險對沖,從而在一些極端情況下依舊可以維持企業經營的必要規模,這是一種智慧的選擇,是每一個企業在此都要做的一種戰略性的安排。

關于供應鏈的風險更加直接了當:需要供應鏈的備份,需要一些戰略型合作伙伴的長期合作方式的搭建,甚至要進行垂直一體化的部分整合,從而將關鍵資源掌握在自身手中。

當然另外一個考慮因素可以是縮短供應鏈,讓供應鏈可以縮回到一個相對穩定可控的范疇里,在國內找到更多的可替代技術來源是一個基本選項。

計劃C就是災難備份計劃。今天再次提到這個話題并非危言聳聽,而是認真考慮當真正有不可預測的戰爭因素發生的時候,企業如何應對和自處,這個需要每一個企業根據自身的地域環境和產業特征做出系統化的安排。

災難備份計劃的底線是人員的安全、資產損失的最小和災難后的重新恢復。基于這三點要做出詳細周密的計劃,當然是基于最壞情境的假設。這種情境到底是什么,可以有各種預測,但是沒有人能準確預言,這完全取決于決策者自身對于情境的判斷。

我身邊的企業家中鮮少做出如此的計劃,但是已經有人開始對此認真地加以審視,在當前環境穩定、資源豐沛的時期做出一些必要的投入和安排,這一未雨綢繆之舉絕對是必要的。

例如,當前正在發生的美國伊朗對峙,乃至英國油輪在霍爾木茲海峽被扣,所引發的伊朗和美國盟友之間沖突摩擦的上升,都為我們昭示出這種擦qiang走火的戰爭風險離我們并不太遠。在不同的時期做出一些相應安排,應該是每一個領導者和經營者的應有之舉。

反觀今天的企業界,很多人的心態已經變的開始平常和接受這些不確定的現實,有人將此戲稱為不確定性將是未來最大的確定性,讓我們以這樣的心態去面對這確定的、不確定的未來吧。

© 世界經理人:自1999年創立以來,世界經理人網站(www.hnjstv.live)致力于引導職業經理人實現卓越管理,以專業的形象為經理人用戶全方位提供最佳管理資訊服務和互動平臺。

     

 
 

相關文章

今日聚焦

 
廣告
廣告

世界經理人網站App下載

熱門排行榜

  • 熱門
  • 經典
  • 管理
  • 文章
  • 論壇
  • 博客
 
 
資訊訂閱
世界經理人 iPhone APP
世界經理人 微信公眾號
安徽快3开奖结累